第6章偷窥者·第四案 迷雾地下室

上一章:第5章偷窥者·第三案 泥炭鞣尸 下一章:第7章偷窥者·第五案 烈焰之车

努力加载中...

我趁热打铁,说:“可能是因为总有人说你的儿子远大和你长得不像吧?又或是在你的心目中,你的妻子不忠,所以,你一直都以为毛远大不是你的孩子,这个想法就像是一根毒刺,深深地扎在了你的心里,也留下了祸根。引发毒刺发作的,就是你的这个血型检验。在你看来,你是A型血,你妻子是B型血,所以你的孩子肯定是A或B型血对吗?而你的孩子,你早就知道,他是O型血。就是这个检测报告,让你下定决心和他们同归于尽的对吧?养了十几年的孩子,居然不是自己的,所以你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答案,你也不想再去面对未来了对吗?”

“现在看起来,死者是个弱女子,身上也没有伤。”但法医说,“所以和失蹤案有关的可能性不大了。”

大宝开着他的小摩托,载着曲小蓉準备返回家里,而我们则继续挤进韩亮的TT,往公安厅的方向驶去。

“也就是说,还得进一步解剖来看。”我说。

“磷化氢中毒也常见于意外事件。在六七月份的时候,很多农户会收回稻穀堆在家里,然后为了防虫,会在稻穀上喷洒磷化铝。磷化铝会和空气中的水分发生化学反应,生成三氧化二铝和磷化氢,磷化氢是有毒气体,可以致人死亡。”我说,“但是现在不是季节,而且现场也没有存放稻穀的迹象。如果是磷化氢,岂不肯定就是命案?”

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身边的侦查员说:“毛庭这两天的活动轨迹,有没有调查?”

我们都知道,洩漏一氧化碳的罪魁祸首是内管和墙壁的紧闭关係被破坏了。而在这个部位发现了指纹,是非常有意义的。

分手后,我们走出了现场。韩亮早已把他的TT停在了现场小区的外面。我们一股脑儿又挤了进去。

“你这家伙,秘密还真多!”林涛对韩亮说,“《贪吃蛇》,究竟是哪个前女友的嗜好?”

陈诗羽回过头瞪着林涛。

“刚才我在车上的时候,听侦查部门说了一点。”胡科长说,“昨天晚上八点多,毛庭下班回家。今早七点多,他的工友来地下室找他一起上班,敲半天门没人开门,所以绕到窗户那边看了看,发现一家人都躺在地上,于是踹门进入了。后来附近居民帮忙叫了120来,毛庭还有微弱的呼吸,送医院了,母子两人都死了。地面上有呕吐物。”

“又发生了一起未知名尸体死亡的事件。”但法医说。

“一年也有几百起这样的非正常死亡,你们是够辛苦的。”我说。

“秦科长推断得不错,现场产生一氧化碳的速度非常快。”胡科长屏住一口气,迅速冲进现场,先是关了卫生间的热水开关,然后用相机对探测器上的数值进行拍照,最后打开窗户透气。

“我也看不出来。”林涛说。

“你鼻子那么好使,眼神咋就不行?”我把头髮举起来,让阳光照射。

“就这两个调查範围吗?”陈诗羽问。

“如果只是心肌损害,那还是要考虑一氧化碳中毒啊。”我叹道。

坐在龙番市公安局法医门诊,我们轮流翻看着毛庭的病历。

“不太偏僻。”民警哑然失笑,“这个不好说,是很多人上下班的必经之路,但也有很多时候是没有人经过的。”

“我知道这样很残忍,但是我有必要告诉你。是你,亲手杀死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。”我说,“他们很冤枉。因为,DNA检测报告确定,毛远大就是你的亲生儿子。”

“新鲜。”林涛举起相机拍照。

“这里别闹。”我制止了他们,说,“胡科长你们赶紧去送检吧,出结果了也告诉我们一声。我们也要开始检验这具腐败尸体了。”

“尸体马上要拖回去解剖检验。”但法医说,“首先得搞清楚死者的死因。如果不是命案的话,就要把特徵交给办案单位去找尸源了。看看失蹤人员DNA库里有没有线索。”

因为林涛在血泊旁边的垃圾中,发现了一些纱布,甚至有些纱布上还沾着血迹。如果是受伤后还有人包扎的话,那么就说明受伤当时杜洲并没有危及生命,而且得到了医治。所以从发现血迹到发现纱布,可以说预测有明显的改观。

又勘查了一会儿,确定这块地方没有其他可疑的物品了,我们决定收队。

但法医和大宝一组,对尸体的胸腹腔进行解剖检验,而我则剃除死者的头髮,对死者的颅腔进行检验。

自己的儿子把自己当成一个陌生人,这样的感觉更加不好受。

连通入口的那间储藏室里摆着一张床和一张餐桌,以及几把椅子。从床上的被套花色来看,这应该是夫妻二人平时居住的地方。里间的储藏室里,用一扇玻璃门把储藏室一分为二。靠两个储藏室通道的部分放着一张小床,而里面的另一部分则同样被玻璃隔断平均分为两部分,靠近带有窗户的墙壁的一半是一个小小的厨房,而另一半则是洗澡间加卫生间。

“别哭了。”我有些不耐烦,“首先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人血,说不定是有人在这里杀鸡杀鸭呢!其次,即便是人血,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杜洲的。最后,即便是杜洲的血,这么点出血量也不至于死人啊!你哭什么呢?”

“没有立案,能做检验吗?”陈诗羽问。

我点点头表示赞同,心想既然死者不是被他人杀死,那么即便是和杜洲有关係,杜洲也不是兇手。想到这里,我的心里踏实了一些。

“我来解释一下现场情况吧。”我胸有成竹,“案发当时,毛庭在外间喝酒吃饭。先吃完饭的毛远大在裏屋床上看书,而荣冬梅则在卫生间洗澡。因为卫生间和厨房是共用一个推拉门的,所以在洗澡的时候,厨房就对室内敞开了。因为洗澡,热水器产生的一氧化碳从管缝中漏出,导致室内的一氧化碳浓度逐渐增高。此时,里间的毛远大和外间的毛庭先出现了中毒症状,分别昏迷。毛远大也是因为有求生意识而从床上掉下。从室内瓷砖上的挂壁水珠上可以看出,室内密封环境特别好,而且荣冬梅这个澡洗了很长时间。虽然关门洗澡,但是一氧化碳同样进入了卫生间,导致荣冬梅身体不适。荣冬梅极度难受,没有穿衣服就拉开卫生间门走出来,这时候,她已经发生了呕吐和昏迷,丧失了自救的能力。而此时,热水器已经停止工作,而且随着荣冬梅的开门,推拉门把一氧化碳浓度最高的厨房给封闭了起来。经过将近一夜的时间,空气中的一氧化碳从窗户上五釐米的开口处慢慢散发了出去,但是丧失自救能力的荣冬梅和毛远大因为心律失常而死亡。外间的毛庭因为距离产气源最远,所以中毒症状较轻,但是也出现了严重的心肌损害。你们看,这样解释全部案件,是不是很合理?”

要说有疑点,唯一就是女死者是全身赤裸的。

虽然发现了一些杜洲的痕迹,彷彿是将工作推进了一步,但是面对茫茫人海,我们依旧无计可施。

“DNA室传来消息,地面、墙壁和纱布上的血迹都是杜洲的。”我有些着急,“你同学能确定发现的尸体不是杜洲吗?”

直到一阵电话铃声,打破了办公室的宁静。

“可是刚刚出的结果,毛庭的血内,碳氧血红蛋白含量低于百分之三。”胡科长说,“毛庭平时吸烟,吸烟的人达到百分之四都是正常的。而如果是一氧化碳中毒,肯定要大于百分之十。”

要记住,人之所以走入迷途,并不是由于他的无知,而是由于他自以为知。

侦查员茫然地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啊,说不定是为了防止万一,先测好血型吧?我们警察的帽子里不都是有这个警察的姓名和血型吗?是为了好抢救吧。”

“他上了一个新的工地,可能是牵扯到要买保险什么的吧,就是到医院做一个常规体检。”侦查员说,“喏,这是医院的体检报告複製件,我也调取了。”

我没有吱声,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,估计现场产生的一氧化碳差不多都散尽了,重新进入了现场。

我点点头表示赞同。

韩亮被陈诗羽从自己不想多说的话题里拖了出来,倍感轻鬆,于是坏笑着说:“那是必须的,我毕竟是暖男嘛,好好安慰人家是我的职责。”

因为腐败,死者的足底皮肤都已经皱巴巴的了,有没有损伤实在不太好判断。但是总体看上去,好像并没有老茧的普遍产生。

“如果有哮喘,还得不到治疗,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。”大宝说。

我站到之前林涛站的板凳上面,看了看热水器内管的情况。

“在这么密闭的空间里,做侦查实验还是有些危险的吧。”我见胡科长拿出自己携带的一氧化碳空气探测器,说。

我们沿着刚才的路,重新回到了发现血迹的现场,然后步行通过巷道,来到了神仙山公园的门口。

陈诗羽摇摇头,说:“死者是个女的。”

胡科长没有吱声。

“我们马上过去。”我说。

我点点头,走进中心现场,询问正在专心工作的但法医:“但哥,尸体看起来怎么样?”

“刚才提取的血迹纱布希么的检材,不送去郑大姐那里吗?”林涛问。

我恍然大悟,致谢后挂断了电话。

一觉醒来,又是新的一天。

尸检结束后,但法医一方面要赶回去给办案单位提供法医学意见,一方面要把取下来的耻骨联合进行水煮处理,观察联合面形态从而更加精确地推断年龄。

大宝一脸委屈,说:“这两天休假,是梦涵要求的,她让我腾出时间来陪曲小蓉找杜洲。所以你们打电话的时候,我们俩正好就在附近。”

“看来证据确凿了。”胡科长满意地说。

“毕竟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。”我说,“虽然狠狠地伤了他一次,但是发小的情感,不是那么容易摒弃的。”

毛庭盯着鑒定书半天,吃力地读懂了检验结论,整个身体软了下来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大宝则仔细分离了死者的喉部,说:“你们看看,死因应该在这里。”

“下一步怎么办?”我问。

我刚刚走进办公室便接到了胡科长的电话。

现场并没有林涛所说的那么恐怖,走进地下过道,过道里摆满了一些生活用品,几乎成了这里租户的储藏室,看起来充满了生活的气息。

毕竟不是刑事案件案发现场,所以没有那么大的阵仗。但是远远地,我们就听到了哭声,备感纳闷。走近一看,发现曲小蓉正坐在地上哭泣,而大宝正蹲在她旁边一米之外,和她说着什么,身边还有一个穿着单警装备的年轻警察。

说完,我在血泊的周围细细看了起来。不出我所料,这一处血迹果然并不是孤立存在的。在血泊旁边不远处的墙壁上,彷彿有一些喷溅状的血迹。血迹的高度在一个人高的位置。按照我对杜洲的印象,如果这处血迹真的是从他身上喷出来的,那就应该是在他头部的位置。我的心里暗暗打鼓:如果是身体其他部位破损出了这么多血,并不会致命。但如果是头部受伤,流了这么多血,可就不一定了。毕竟颅脑损伤的致死率还是挺高的。

我微微点头,说:“里面怎么样?”

2

“可以解释了。”胡科长说,“可是现场环境不是很支持啊。你看,进入现场抢救的人,并没有中毒,而且现场的一氧化碳探测器也没有报警。”

大宝点点头,说:“我刚才在检验死者口腔的时候,就看见喉头部位好像有些反光。如果不是高度肿胀,从口腔里是看不到反光的。”

“啊?”我顿时有点蒙,愣了半晌才说,“那您觉得呢?”

现场附近有杜洲的血迹,还有杜洲的鞋子。鞋子,是不是这两者有什么关係呢?

“这个地下储藏室不是真正的地下,就是比地平面低一些。”胡科长说,“所以有半扇窗户是在地平面以上的,看起来,就像是过去的监狱,只有墙顶才有那半扇窗户。安全起见,窗户外面都有防盗窗,别人是进不来的。事发的时候,现场窗户开了一条五釐米宽的缝。我们来之前,痕检部门已经看了,窗户无异常。”

“不像。”林涛嬉笑着看着他揣起老手机的动作,说,“但是像一个恋旧的人。”

听我这么一说,曲小蓉好像被抚慰了,抽泣着说:“我刚才来的时候,在血的旁边,看见一只鞋子,那就是杜洲的鞋子。所以……所以,这血肯定是杜洲的!鞋子里应该有杜洲的DNA吧?秦老师,这么多血,真的……真的不会死人吗?”

“喂,你用警犬办私事?”陈诗羽很是惊讶,蹲在德国牧羊犬的旁边逗它。

死者母子俩一横一竖地躺在里间的床边,头边都有一些呕吐物。现场情况就是这样简单,死者身上没有任何明显的损伤,现场也没有任何翻乱的痕迹。当然,这样的现场,又没钱又不好偷,小偷是不会来的。

“看起来是个意外事件啊。”我说,“所有人都有呕吐,不能排除是食物中毒。”

“可是,如果是一氧化碳中毒,也可以解释毛庭血中碳氧血红蛋白低。”我从书架上拿下一本《法医毒理学》,说,“从病历上看,毛庭是昨天早晨七点半就脱离了现场环境,并且一直接受吸氧治疗,一氧化碳会通过毛庭的肺脏原物呼出。有研究显示,正常情况下吸氧,一氧化碳的平均半排出期只有八十分钟。而我们是昨天晚上抽取的毛庭的血液,当然早就没有了碳氧血红蛋白。死者的血液提取了吗?”

“可能不需要。”林涛说,“内管的外侧有指纹。”

“腐败得还是很厉害的。”但法医吐了一口痰,说,“臭得很。不过我大概看了关键部位,没有发现明显损伤的存在。”

“哦。”我的另一种想法好像又被否决了,我不死心地接着说,“那血型呢?”

我看了看手錶,转头对我们小组其他几个人说:“反正假已经请了,不如一起去看看?”

市局勘查B组显然已经出动了,另一辆现场勘查车已经停在了公园的门口。

我在现场的周围绕了一圈,直到现场墙外的窟窿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所以,即便是在杜洲失蹤範围内找到一些类似血液的东西,也未必有多大的意义。就算我们确定那就是杜洲的血,也只能给我们接下来的寻找提供方向,而不一定能让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

“别瞎扯。”韩亮正色道,随即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病理又做不了,拉脏器做什么。”但法医说。

走到神仙山的山脚下,我似乎就闻见了一股腐臭的味道。现在仍是初春,高度腐败的尸体并不常见。但是因为多年法医工作的磨炼,我对腐臭的气味非常敏感。所以,我在山脚下,几乎就可以判断我们马上要面对的,将是一具腐败的尸体。

“好的。”胡科长哈哈一笑,说,“以现在的情况看,基本可以排除是一起命案了,一般的非正常死亡事件而已。”

“我像是那么讲究的人吗?”韩亮一边把他的那部老手机揣进衣服的内侧口袋,一边繫着安全带说。

程子砚说:“按照信息採集的要求,全部提取了。”

“几乎没有。”辖区民警说,“这个公园本来就缺乏维护,来的人很少。即便有人来,也都会是在山脚下那个广场乘乘凉、聊聊天什么的,很少有人会爬山。”

毛庭的嘴唇微微地动了动。

我挥挥手,说:“我们进去看看吧。”

陈诗羽站在屋内无所事事,也走了出去,站在林涛和程子砚的身边看着他们比对指纹。林涛热情地给小羽毛边讲解边演示,程子砚却一声不吭。我远远看过去,总觉得这三人的组合有点怪怪的。

她顿了顿,又说:“秦科长好。”

“我们去解剖,你们还去吗?”胡科长微笑着问我们。

“她的牙怎么这么乾净?”我说。

“哎,也是。”胡科长一定是不能相信看起来忠厚老实的毛庭是杀人兇手。“毛庭现在状况怎么样?”我说,“我们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说完,我也走到林涛身边,看了看热水器。

“体检?体检什么?”我问了问。

毛庭的病床被一圈白色的帘子围住。

“不会是一氧化碳中毒吗?”林涛走进了厨房,细细地看着挂在墙壁上的热水器。

“这么年轻?”林涛惊讶道。

“一般需要勘查的盗窃现场,是不会拉警报的。”我说,“既然拉了警报,而且跑那么快,肯定是死人了。”

我们跟着勘查车,很快抵达了一处安置小区。

我经常说,我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,随着环境的不同而变换自己的感受。比如,在腐尸现场,刚开始我会非常噁心难受,但数分钟后,只要我专心于尸检,就会慢慢地适应那些恶臭难忍的气味。

“这是个什么地方?”林涛站在我的身边,观察着周边的环境。

“希望伤者能够救回来。”我说,“如果他的意识能恢复,也能帮助我们搞清楚。”

“好!”林涛说。

我默默地转身离开,因为我知道这个案件破了。

“看到没有,这么粗的管子,其实是个摆设。”我说,“直径二十釐米的内管,其实是套在直径十釐米的外管上面的。”

毛庭的睫毛剧烈地颤动了几下。

我在下面等着。

神仙山的半山腰,拉起了警戒带,周围站着很多民警。这里植被茂密,看起来平时人迹罕至。因为灌木的阻挡,民警们都歪歪斜斜地站着。

听我这么一说,曲小蓉的哭泣声又大了起来。

“应体检人要求”?我产生了疑问:“施工委託方要求查工人的血型?”

“但是你现在的沉默,让我怀疑你改变了主意,你想独活下去。”我说,“要不然,我来把你的心思说一说吧。”

“这是我自己的狗。”同学见到接警民警一脸惊讶,赶紧解释道,“我是学警犬技术的,结果分配到派出所工作,就只好自己养一条过过瘾了。”

“不好,我们发现血迹的那个地方,后面的山上发现了一具尸体!”陈诗羽接完电话,说,“我同学今天调休,他刚才找了几个朋友,在血迹附近撒网寻找的,结果找出了另一个案子。”

“其实他一开始是準备一起死的。”我说,“因为他对血型的理解误区。”

通往外界的窗户,被玻璃隔断,一分为二,一部分是厨房通往外界,一部分是孩子的卧室通往外界。现场的窗户外面有密实的防盗网,但是铝合金推拉窗的两边都拉开了近五釐米的窗缝以保证通气,毕竟天气已经不是很冷了。

想到这一点,我连忙穿上现场装备,走进了现场。

在韩亮拐过一个弯的时候,突然听见一阵呼啸声,眼前一道蓝白相间的熟悉的影子闪过,向我们的一边掠去。

“应该是的。”林涛说,“这个内管和墙壁的附着关係就靠一圈塑料胶布密闭。只要给外管一个作用力,黏附力本来就已经下降的塑料胶布瞬间就失去了它的作用。管子和墙壁之间也就不密闭了,就存在气体的通道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我把头髮装好,说,“死因找到了吗?”

我搬了一个凳子到厨房,站在上面细看了这个探测器。探测器上印着一排字:一氧化碳超标时,本探测器持续蜂鸣,并亮起红灯。

“行了,上班时间,不能闲聊。”我笑着终止了他们的对话,“小羽毛,杜洲的事情,有什么进展吗?”

接下来的工作,就是进行个体识别了。我拉开死者的下颌骨,準备对死者的牙齿进行观察;而大宝则开始用电锯锯死者的骨盆,準备拿下耻骨联合进行观察。

“现在你们知道我这么高的个儿,为何要买这么小的车了吧。”韩亮龇牙一笑,说,“驾驶性能真的很棒啊!”

我摇摇头,说:“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以前哮喘发作的程度并不严重,而这一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发作程度加重,又得不到治疗,所以引发了喉头水肿而窒息死亡。”

体检报告的最后,还写了一句:“应体检人要求,对血型进行检验,经检验血型为A型。”

2.需要追究刑事责任。即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需要依法给予刑罚处罚。如果其行为仅构成犯罪,而依法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的,也不应立案。

“也就是说,这一切都有可能是人为的?”我有些惊讶。

“土狗也能帮你找线索?”陈诗羽掩嘴笑道。

这张纸上密密麻麻地记载着调查来的情况,是毛庭这两天的全部活动情况。

顺着大宝的手指,我们看见死者的喉头部位被大宝分离得很乾净。这里的软组织颜色明显比周围软组织颜色要深,而且因为肿胀,闪闪发亮。这里的肿胀不均匀,显然不是由腐败而导致的肿胀。基本可以确定,在死者死亡之前,喉头就已经水肿了。

现场的那半扇窗户对应了厨房所在的位置,墙壁上的排气孔,只有十釐米的直径大小。可是昨天看现场的时候,我明明记得排气管有二十釐米的直径呀。

工作完成,进展不大,但是我们只能收队。

我点点头,说:“他有什么依据呢?”

“你下次展示车技的时候,能不能事先和我们说一下?”因为急转弯,坐在后排的我和林涛几乎抱在了一起,我没好气地说。

“又或是有人看护的精神病患者,在走失后迷路。”林涛说,“不巧的是,迷路了以后,又突然发病,没有得到及时救治。”

我看了看手錶,说:“现在参加解剖,就有可能耽误下午的班了。这个现场是我们没接到指令就自己来蹭的,还是不耽误上班比较好。”

天气阴沉沉的,我的心情也如此。

不过这个念头一闪即过。我们知道,城市这么大,像是血迹的痕迹太多了,比如油漆啊,颜料啊,果汁啊什么的。而且,即便真的是血迹,也有可能是动物血。在命案现场,我们也经常会甄别疑似血迹是不是和犯罪有关,主要是要对血迹进行确证实验和种属实验。

对很多法医来说,腐败尸体未必就是最噁心的。有的时候,对胃内容物的分析,也是很难受的。毕竟要把胃内、肠子内的东西弄出来,然后一点一点地筛,最后根据食物形态来分析和现场的食品是不是同类。毕竟法医也是人,也要吃东西,难免会在吃相同菜品的时候,想到那噁心的胃内容物的状态。

因为腐败的关係,死者的衣物牢牢地粘在尸体的皮肤上。而死者的皮肤又因为腐败液体的渗透,变得容易脱落。所以我们去除了死者衣物以后,死者的表皮也就脱落得差不多了。

“热水器是连接罐装液化气的。”程子砚说,“以前的老式煤气已经不用了。而且,这家人已经住在这里快两年了,除非是热水器突然发生故障,不然不会说以前没事现在有事。”

我微微一笑,说:“别紧张,我们看见你们的车子,就跟着来了,反正我们今天上午没工作。”

我点点头,看了看死者的牙齿咬合面说:“死者一颗蛀牙都没有,保养得不错。看咬合面,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。”

大家都知道,如果是个流浪人员,染头髮则不太好解释原因。

买菜,上工,喝酒,打牌,体检,喝酒,逛公园,回家。

“是啊,这也确实不好解释。”我说,“不如我们重新回现场看看再说吧。”

“三个当事人的指纹都提取了吗?”林涛一边拍照一边问着程子砚。

“死因毫无头绪吗?”我问,“会不会是饑饿、寒冷导致的死亡?”

一时想不明白,还是从尸体解剖开始。

毛庭毫无反应。

我坐在后座上,咬着嘴唇想了想,说:“走,虽然可能联繫不大,但我们还是去看看具体情况吧,以防万一。师父那边,我来打电话请假。另外,你同学报警了吧?”

“昨天是你老婆带孩子补习的日子,所以在你晚上八点回到家的时候,他们俩都不在家。”我说,“心灰意懒的你,此时做了决定,破坏了热水器的管道,并且处心积虑地破坏了一氧化碳探测器。这个时候的你,一心求死,而且是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死。”

但是不管怎么说,有发现总比石沉大海好,而且这一点也印证了小羽毛在她的同学、师兄弟之间的号召力还是很强的。

“HBDB、CK和LDH都很高啊,但是炎症反应又不是很明显。”我沉吟道。

一个长期赤足行走的人,足底会没有老茧吗?现场灌木丛生、石子遍布,爬了一半的山,足底没有大的溃口可能吗?我的心里产生了一些疑问。但是毕竟尸体是高度腐败的,有可能导致徵象的错误,所以仅凭这一点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

“会不会是安装管子的时候留下的陈旧指纹?”我仍不放心。

“可惜现在因为尸体腐败的因素,无法判断之前的衣服是否乾净了。”林涛说,“如果衣服不乾净,就能肯定了。”

“血型嘛,你等等。”郑大姐说,“毛庭是A型血,荣冬梅是B型血,毛远大是O型血。”

“不会吧?”大宝探头过来看。

程子砚说:“地面痕迹看完了,除了120几个医生护士的足迹以外,剩下的就只有这一家三口的足迹。我们有充分的依据排除其他人进入过现场。当然,他们家看起来平时也没有其他人来。”

“哪儿透明了?”大宝说,“要是完完全全透明了,还能到现在都找不到杜洲的蹤迹?要是曲小蓉再不走,我估计得睡死在我家沙发上了!”

“看衣着,像是个流浪的,或者精神病患者。”林涛皱着眉头站在一边说。

“没有反常脱衣现象,没有依据显示冻死。”但法医说,“而且现在天也不是很冷,死者还穿了这么多衣服。但是会不会是迷路了以后饿死,倒是不能排除。”

“我关心的是,我们吃了那只吃了你胃内容物的老鳖?”林涛瞪大了眼睛。

随着汽车发动机的轰鸣,我的手机和陈诗羽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。

我哈哈一笑,心想这个陈诗羽居然在学校里还有个“大师姐”的称号,而且还这么强势霸道。不过这股强势霸道的劲,此时的效果却是很好的。

“好,好,好,我们找。”民警一脸无奈。

我大吃一惊,这个弱女子居然有生物检材的检验知识,知道鞋子里是可以做出DNA数据的。不过,我转念一想,曲小蓉毕竟和大宝在一起那么久,从大宝的学生阶段到工作阶段,那么她耳濡目染获取了这种知识,也是很正常的。

但法医摇摇头,说:“没有任何损伤的徵象,虽然有窒息徵象,但是口鼻腔和颈胸部并没有损伤痕迹,也不是机械性窒息死亡。胃里面虽然是空的,但是肠内是有明显食糜的。也就是说,死者是末次进餐后七八个小时死亡的。食糜我们也看了,毕竟已经消化到了肠道,基本辨别不清食物形态了。”

正在此时,林涛兴奋地从屋外跑了进来,扬着手中的指纹卡喊道:“现场提取的右手拇指、食指和无名指指纹,确定都是毛庭的!毛庭是这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。”

“这里距离汽车站已经有两公里了。”民警说,“算是一个偏僻的地方,但是居住在附近的拆迁户也不少,所以又不算特别偏僻。再往东走一百米,就是神仙山了。”

同学点点头,说:“早上我下了夜班,就发现了那摊血。大师姐说是要在周围找,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帮手,就牵着它出来了。结果它一路狂奔,就直接找到了这里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晚上不恐怖?”程子砚四下环顾,轻轻回了一句。

“你他妈也太噁心了!”林涛和陈诗羽一起去捶大宝。

胡科长点点头,转脸向屋外的侦查员说:“根据痕迹检验,并没有发现外人侵入的迹象。死者也没有损伤痕迹。不过,既然考虑是食物中毒,建议还是要解剖并且提取胃内容物和肝脏,会同现场提取的食物一起来进行检验。另外,你们现在要重点调查死者这些食物的来源,如果可以排除投毒的情况,应该是场意外。”

“刚看完现场和尸体,进你的车,不介意吧?”我开玩笑似的说。

我挠挠头,说:“邪了,最近事情连续发生,就没有停过。你们刚才的检验结果怎么样?”

在我们勘查组,从聊天模式切换到工作模式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。在终止聊天后,大家就开始埋头苦干,各自完成自己需要完成的材料任务了。

胡科长拍了拍手,说:“完全可以解释了。不过,如果要结案,还需要进行侦查实验,确定热水器打开的情况下,是不是能产生大量的一氧化碳进入屋内。如果可以的话,就可以顺利地结案了。”

抵达龙番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解剖室的时候,刚好看见胡科长他们勘查组检验完尸体在锁门。

我知道林涛的想法。这是一个封闭的现场,而且一般不会有外人进来。三名当事人也没有明显的矛盾关係,程子砚也确定现场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足迹。所以,如果是人为破坏热水器的墙排结构,只有可能是内部人所为。

“案发前的情况,调查过吗?”我问。

话音刚落,程子砚拎着勘查箱从地下储藏室走了出来,看到林涛后,脸微微一红,小声说:“林科长好。”

“上次我喝多了,路过一个水库的时候,趴在水边就睡着了。”大宝说,“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我旁边趴着一个老鳖,于是我就提回家红烧了给你们吃了。不记得了?”

因为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条件是:

“要不要跟上去看看?”林涛此时好像是被大宝附身,就差喊一句“出勘现场,不长痔疮”了。

陈诗羽眼睛一瞪。

在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确定性质之前,通常会对死者、伤者等当事人的指纹进行提取,并对DNA进行检验。所以DNA室应该有这起案件当事人的DNA数据。

“我刚才说了,没有达到致死量,是因为从死者昏迷到死亡经历了一段时间,而这段时间里环境内的一氧化碳逐渐减少,死者体内的一氧化碳也被死者原物呼出一部分。”我说,“但是中毒没有及时得到救治,所以引起了慢性中毒、心律失常而死亡。这也可以解释,为什么那么多抢救的人进入现场,并未发现中毒症状。”

“不过,即便有了DNA数据,又怎么能确定是不是杜洲的呢?有杜洲的DNA样本吗?”我看向大宝和曲小蓉。

我翻了翻书,说:“这个知识倒是不太常用的。其实一氧化碳中毒也分型,分为闪电型中毒、急性型中毒和慢性型中毒。我们经常遇见前两者,慢性型倒是不常见。前两者是环境里的一氧化碳浓度高,直接导致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。但是,如果现场一氧化碳含量正好是临界于致死量,很有可能出现慢性中毒,逐渐意识丧失,最终死亡。因为在意识不清的时候,现场一氧化碳含量逐渐减少,然而死者的心肌损害没有得到纠正,所以,最后的结局是心律失常死亡,而体内的碳氧血红蛋白含量并不是非常高,因此尸斑的樱红色表现也就不显着。”

我站在帘子的外面,默默地低头看着毛庭的病历。

可是,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?

我有些不满大宝,走近他把他拉到一边,说:“大宝,你怎么直接把她带这里来了?这里啥也说明不了,八字还没一撇呢。”

我把鑒定书複製件轻轻地扔在病床上。

剃下头髮后,我把头髮整理好,準备放进塑料袋。突然,窗口的一束阳光照了进来,我愣了一下。

根据报案人的描述,早晨七点,天才濛濛亮的时候,现场的两个顶灯都是开着的,因此报案人才可以在窗户外面把整个屋内的情况尽收眼底。

我无奈地摊摊手,走到“现场”旁边,感激地朝年轻警察点点头,然后蹲在地上观察着这个被民警发现的可疑的地方。

我说:“很有可能。”

3.属于自己管辖。公安机关只能管辖法律规定的属于自己管辖的案件,应当管辖的一定要管,不管是失职;不应当管辖的一定不管,管了就是越权。

我点点头,说:“目前掌握的情况,只能框定这两个範围。不过,即便是只有两个範围,工作量也是巨大的。”

我默默地从公文包里掏出几张纸,那是我从郑大姐那里拿过来的鑒定书複製件。

陈诗羽的同学此时已经卸去了单警装备,他穿着警服,牵着一条德国牧羊犬站在灌木丛中,作为报案人接受接警民警的询问。

我皱着眉思考着,拿出手机接通了郑大姐的电话:“郑大姐,市局那个多人中毒死亡的案子,亲缘关係如何?”

“几处血迹和纱布,还有曲小蓉发现的杜洲的鞋子,一起送DNA室进行检验比对。”我说,“可惜现在没有立案,无法调动警力资源。不然,对神仙山公园内部,以及神仙山附近进行搜索,或者对120出警记录以及附近的各家医院进行调查,很有可能就找到杜洲的线索了。”

热水器很新,应该是两年前这户人住进来的时候新装的。热水器採用了墙排的模式,由一根直径二十釐米的大管子连通到墙壁上的孔眼,将产生的废气排出屋外。这应该是一种很安全的使用热水器的方式。而且,热水器的一旁,还有一个白色的探头,上面写着一氧化碳探测器。看起来,这个热水器是新的款型,附带了可以检测一氧化碳并且超标报警的功能。

“天哪。”陈诗羽说,“柯南是去哪儿哪儿死人,这勘查车也是这个毛病啊。”

不过,很快我又踏实了一些。

“啊,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林涛连忙慌乱地解释道,“我真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法医看胃内容物这活儿真噁心。”林涛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,说。

1.有犯罪事实。即已经受理的案件,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律,构成了犯罪。这种犯罪事实已客观存在,非主观臆测;已有证据证明,并非毫无根据。

毛庭仰面平躺在病床上,毫无表情。我走到他的床头,坐了下来,静静地看着他。他的睫毛微微地抖动了几下后,又恢复了平静。

胡科长点点头,说:“我马上安排人去重新拉出尸体取血。不过,死者的尸斑并没有樱红色的特徵啊。”

整个晚上,我的脑海里都是小小秦一脸害怕的样子,只能等到他睡熟了,坐在摇篮边静静地看着他的小脸蛋。

胡科长此时接了一个电话,说:“死者心血内的碳氧血红蛋白在百分之三十左右,虽然没有达到公认的致死量,但是足以证明是一氧化碳中毒了。”

我让韩法医拿了几个物证袋,把桌子上所有的剩余食物、酒以及餐具都提取了。

林涛点头会意,拿着勘查灯登上了板凳。

“那是,住在这里,确实不好意思请别人来。”林涛说,“晚上进来都有点恐怖的感觉。”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胡科长说。

“聋子的耳朵,摆设?”林涛说。

“是它发现的吗?”我问道。

我讚许地点点头,接过体检报告一条一条地看。从体检报告上看,这个四十岁的农村男人,身体非常健康,所有的指标都在正常範围之内,没有任何毛病。所以说,并不可能是我之前猜想的,他查出了絶症,然后想带着老婆孩子同归于尽。

“这根内管是依靠塑料胶布黏附在墙壁的瓷砖上的,因为管口和墙壁被塑料胶布密封,所以虽然内管较外管粗,但是产生的一氧化碳不能通过其他途径排出,只能通过外管排出室外,所以没事。但是,可能是因为塑料胶布年久,黏性下降,所以脱落了。这样一来,内管管口不仅和外管连通,也同样和室内连通。产生的一氧化碳因为不能顺着管道迅速全部排出室外,有很大一部分通过管口和墙壁的缝隙排进室内。这就是中毒的原因。”我信心满满,“看起来,这一起中毒事件,是可以定性了。是热水器排气管未能按照规定安装而导致的意外事件。”

因为小小秦对我的拒絶,让我内疚万分。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,一个不称职的丈夫,一个不称职的儿孙。这又让我不禁想起,最疼爱我的爷爷,在临终的时候,我却不能陪在他身边。当时爷爷因为肺源性心脏病而做了气管插管,无法言语,神志忽好忽坏。本来请了假留在老家医院陪爷爷的我,因为接到了案件的电话而纠结不已 爷当时还是很清醒的,他在我的手心里写下了四个字“国事为重”。我哭着在爷爷的额头上亲吻后,赶去了案件现场。可是没有想到,那一吻居然就是诀别。

我摇摇头说:“碰掉管道的可能性很大,但是不小心碰掉管道的同时,拽掉了探测仪的电源,这种概率实在是很小吧。”

“死者上身是棉毛衫、旧毛线衣和一件旧外套;下身是棉质平角内裤、棉毛裤和一条旧裤子。赤足,无袜子和鞋子。”但法医说,“但是所有的衣服穿着都是整齐的。而且,我看了内衣里面,也没有泥土的黏附,不符合野外侵犯后人为穿上衣服。总体来说,衣着是正常的。”

“喉头水肿吗?”我从大宝手中接过死者的喉头,问道。

“那就不对了。”我说,“之前我的推论,如果我们到现场的时候,现场一氧化碳已经散去,探测器不响不亮是正常的;案发当时即便探测器响了亮了,当事人已丧失自救能力也可以解释。但是,为什么我们做实验的时候,它也不响不亮?”

既然现场还提取了杜洲的一只鞋子,那么这摊血是杜洲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。要么,就是杜洲伤害了别人。

韩亮有些尴尬,按着一键点火,发动了车子。

林涛显然是已经拍摄到了他自己满意的指纹照片,他轻鬆地跳下板凳,和程子砚一起走到室外,拿起之前採集的三名当事人的指纹卡,开始慢慢比对。

我们一边收拾东西,几个人挤在韩亮那辆狭小的奥迪TT内赶往现场,一边打电话通知大宝也同时赶往现场。毕竟,大宝对杜洲更加熟悉,说不定会有我们想不到的观点。

4

“你怎么进哪里都恐怖?”陈诗羽说。

为了使这两间地下储藏室看起来像住人的地方,房东特地装修了一下。除了地面选用了载体条件很好的瓷砖以外,墙壁也都贴满了瓷砖以保证储藏室的墙壁不会发霉。房顶也都用廉价的吊顶装修了,所以看起来室内环境还算是不错的。

说不定,并不是一直赤足,而是走到半路才把鞋子走掉呢?

打开洗澡间的水龙头后,热水器开始轰鸣了起来,我们几个人一起退出了现场。

我重点看了看死者的足底,因为死者是赤足的,如果足底乾净则会是一个疑点。不过,此时腐败液体产生,死者的足底黏附了大量的泥土,究竟是生前行走时黏附还是死后黏附,已经不太好判断了。不过,死者的足底表皮并没有因为脱衣服而损坏,我小心翼翼地用纱布将死者的足底擦净。

这片安置小区位于龙番市的市郊,是龙番市经济开发区一大片工业园区拆迁后回迁的居民聚集地。因为拆迁的时候,不仅补给了居民一套安置房,而且补偿了一大笔拆迁款。所以,这里的居民几乎都在城里买了房子,这里几乎都成了出租屋。

死者的衣服已经完全被腐败液体浸润,皱巴巴地粘在尸体上,呈现出黑绿色、潮湿的样子。但是我们还是能看出死者的衣着是比较完整的,没有明显的撕裂痕迹。

“断口新鲜吗?”我汗毛一立。

死者的牙齿非常洁白、乾净和整齐。

1

“封闭现场。”胡科长说,“租房的是一家三口,男的叫毛庭,四十岁,在城里做农民工。女的三十八岁,叫荣冬梅,无业,陪着孩子在城里读书。小孩叫毛远大,十三岁,读初一,在这附近不远的102中学读书。男的生性内向,没有什么矛盾关係,母子俩更是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了。”

我知道,神仙山虽然也算是一个公园,但是因为植被茂密、缺乏管理,所以并没有市民真正地把那里当成公园。公园是敞开式的,什么人都能进去,也没有门卫和监控,但是平时却少有人迹。这里的命案倒是很少,来这里自杀的倒是不少。

听脚步声,应该是郑大姐听见我声音急促,跑了几步到接案室,说:“看了,死者毛远大和荣冬梅、毛庭都确定了亲子关係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陈诗羽警觉地问。

“一会儿韩亮把我们送到现场,就赶紧回厅里送检材,请郑大姐以最快速度出结果。”我说,“送完后再来现场等我们。”

林涛探头过来看看,说:“看起来她平时确实是有人看护的,是意外走失的。”

“呸!屁暖男!”陈诗羽涨红了脸。

我站在板凳上盯着热水器和管道左看右看,然后对着林涛说:“你,要不要上来看看?”

我点点头,说:“那也不完全是絶对的。”

毛庭是在外间被发现的。外间的餐桌上摆着几个菜,几副碗筷,还有一瓶白酒和一个酒杯。桌脚边也有一摊呕吐物。根据120同志的笔录,毛庭是倒在餐桌的旁边,没有了意识。看起来,应该是正在进食的时候,突然倒地的。听120医生说,毛庭的生命体徵非常不稳定,现在还不能确定能不能挽救他的生命。

显然,它并没有报警。

我点头示意,走进了帘子内。

我从板凳上跳了下来,说:“看起来,是食物中毒的可能性大了。”

“我相信,你是想和他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。”我开门见山地说,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这种警察询问警察的情况倒是不多见,我饶有兴趣地走到一旁旁听。

韩亮二话不说,猛打方向盘,TT以一个漂亮的弧线掉转车头,向前方的勘查车追去。很快,我们的车子便跟在了勘查车的后面。

死者喉头水肿的程度是比较罕见的,整个喉管都因为周围软组织肿胀而被堵塞了,会厌因为被挤压,微微翘起。如果不用手指去探查,甚至不知道死者的气管入口在哪里。

“如果要考虑是气体中毒的话,情况就有些複杂了。”胡科长说,“如果是气体中毒,我们提取的检材都不具备检验条件,必须得要血液。所以,今天凌晨,我去了医院,一方面调取了毛庭的病历档案,一方面也提取了他的血液。目前的结果,是排除了一氧化碳中毒;根据病历,二氧化碳中毒也可以排除。是不是有磷化氢等其他有毒气体中毒的可能,还在进一步检验。”

我扭头看到市局勘查B组的但法医正在检验尸体,说:“这里经常有人来吗?”

而此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,我们也就各自準备回家。

说完,胡科长一组人上车离开,而我们则留下来对山中的腐败女尸进行尸检。

我愣在原地,看着林涛换着不同的姿势去拍摄管道上的指纹。

“这个季节,都已经巨人观了。”但法医说,“看起来应该死亡七天以上了。”

胡科长锁好门,点点头,说:“估计检验结果今天夜里能够出来。”

侦查员点了点头,从卷宗里抽出一张纸,递给我。

韩亮踩着剎车,回头看着我,等着我的决定。

“欸欸欸,你一个小姑娘,怎么可以讲髒话。”韩亮说。

“跟你学的呗!”林涛插话道。

从现场出来,已经接近中午了。

我笑了笑,说:“我们最近在办一起失蹤案件,在离这个现场不远处,有一摊血迹,是失蹤人员的血迹。我们害怕这起案件和失蹤案有着某种关係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德国牧羊犬像是能听懂陈诗羽的讥讽,扭过脑袋不看她。

“看清楚了,一氧化碳探测仪的电线被拽断了。”林涛说,“因为电线是穿过吊顶的,所以暴露在吊顶外面的地方没有异常,其实在吊顶里面的部分已经断了,所以自然就没有电了,也就不会报警了。”

“死者的气管也是高度充血。”我说,“虽然进行组织病理学已经没有意义了,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推断出,死者死于哮喘病引发的喉头水肿。”

“记得啊,然后呢?”林涛说。

两间储藏室合成了一个小套间,每间大约十五平方米大小。因为是地下储藏室,而且每间储藏室只有半扇窗户通往屋外,所以即便是大白天也显得极其昏暗。

这趟出差,可以说我真的是归心似箭。以前,我一直以为我是个事业型的男性,凡事以工作为重,所以也疏于对家庭的照顾。在有了小小秦之后,我发现自己正在逐渐转变为一个家庭型的男性。每次出差,一旦隔夜,脑海里就会反覆浮现出小小秦那可爱的脸蛋,思念因此也就袭上心头。

“可以啊,反正上午的行动我们已经和师父报告过了。”我看了看手錶,说。

“再危险也要做啊。”胡科长笑了笑,说,“杜絶一切明火。我放下探测器,然后打开热水器,大家一起离开。”

“没有。”胡科长肯定地说。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林涛一头雾水。

不用但法医叙述,我已经被扑面而来的腐臭味熏得够呛。尸体全身肿胀,表面呈现出墨绿色,有不少腐败液体流了出来。尸体的面部被凌乱的长髮覆盖,而且因为腐败液体的浸润,头髮牢牢地粘在脸上,看不清死者的面容。不用看也知道,此时死者的眼球和舌头,肯定都因为腐败气体的作用被顶得突出来。死者的身材应该很瘦弱,但是此时,只看得出膨胀得非常厉害。虽然此时的温度还比较低,但已经有少量的苍蝇在周围盘旋。尸体的下面,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爬来爬去。苍蝇一般在八摄氏度到四十摄氏度的环境里出现,现在已经有十几摄氏度的空气温度了。但是因为气温不稳定,所以苍蝇数量少,也没有发现大量的蛆虫附着尸体,无法根据蛆虫的长度来判断死亡时间。

“所以这个巷道,平时也很偏僻?”我刚问完,就有两个人骑着助力车从我的背后掠过,好奇地看着我们。

陈诗羽摇摇头,说:“目前没有。毕竟师兄师弟和同学们平时工作也比较忙,只能利用一些业余时间来查找,所以还没什么线索。”

“不可能!”毛庭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,把我吓了一跳。

“没有啊。”大宝说。

“既然这样,显然也不是迷路后饿死。”我说,“那死因是什么呢?”

——让-雅克·卢梭

这次出差归来,穿着制服的我,想去抱抱小小秦,却被他拒絶了,他甚至害怕到哭。可能在他的心里,我是个穿着奇怪的“陌生人”吧。

现场是在地下储藏室的尽头,这个住人的小屋子其实是由两间储藏室组成的。可能是房东回迁的时候分到了两间储藏室,所以他用砖头砌上了一间的门,然后将两间储藏室打通,一起出租。

“呵,乾脆就不提父亲的事情。”我说。

第二天,我一边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儘可能抽出时间陪儿子,一边心情郁闷地走进了公安厅的大门。

“好在是死因找到了,而且是疾病死亡。”但法医鬆了一口气,说,“既然是疾病死亡,死者身上没有伤,会阴部也正常,没有遭受性侵的迹象,死者穿着又这么廉价,也不像是有侵财的事件发生,这应该就不是案件了。不是案件,我们法医的工作也就完成了。”

所以,当我一脸阴鸷地走进办公室,发现大家正在吵闹笑打的时候,我的心情瞬间又被阳光充满。

毛庭依旧毫无反应。

“必须的。”大宝说。

陈诗羽点点头,转脸看向年轻民警。

曲小蓉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询问,继续哭泣,而大宝则茫然地摇摇头。

我顿了顿,接着说:“你知道,你老婆洗澡时间长,热水器排出的一氧化碳,足以把整个屋子的人毒死。对一个小学毕业的人来说,你的设计已经接近完美了。不过,你还是给我们留下了证据。只要有证据,事实就会暴露在世人的眼前。就像是你现在的沉默,并不是他们以为的意识不清。从病历上看,你现在应该很清醒,只是不愿意说话罢了。”

带孩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一眨眼的工夫,就到了睡觉的时间。

我说:“越年轻越好,有报失蹤记录的可能性就越大。”

小区的房子有大有小,还有一些租户为了省钱,甚至租了别人地下储藏室来住。市局出勘的这个现场就是位于小区一栋房屋的地下储藏室。

因此,这样的现场就会让法医轻鬆不少。我们没有使用勘查踏板,而是戴上了鞋套,直接进入了现场。

侦查员掀开帘子走了出来,朝我默默地摇了摇头。

3

“睡死活该!”林涛没好气地说,“省得又去钓王八害我们。”

“是我眼花吗?”我有些质疑自己的发现。

大宝眨巴眨巴眼,说:“恶……噁心?没什么呀,看惯了就好了。上次我请你们吃野生老鳖,你们吃得不是挺快活吗?”

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突然能理解为什么国家不建全民DNA数据库了。”林涛说,“恐怕建完了以后,得发生好些起命案。唉,女人啊,都不靠谱。”

“没有,他请了公休假,应该是在杜洲失蹤附近周围地带搜索。”林涛说,“这家伙真蛮上心的,对我们来说,公休假多宝贵啊!一年就那么几天。”

“是龙番市局刑警支队技术大队的刑事案件现场勘查车。”林涛反应最快,说道。

我抬眼看了看,并不是指挥中心的指令电话,所以暂时也就放下心来。电话是找陈诗羽的,陈诗羽接电话后,简短地对答了几句,抬眼和我们说:“在杜洲失蹤的範围内,发现了一些血迹,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过去给一些指导性意见。”

我突然想起大宝的老鳖,泛起一阵噁心。

在检查完女尸后,我的心里总是隐隐地觉得她和杜洲的失蹤有着一些若有若无的联繫。但这种直觉究竟从哪里来,我也说不清楚,更没有依据去支持。仅仅是因为两个现场距离比较近吗?我自己想不明白,就不再去深想,一心赶回家去,抓紧这些没有出差的时间,和儿子拉近距离、搞好关係。

“案件複杂了。”胡科长说,“昨晚我们局理化部门加了一晚上的班,能想到的毒物都做了,可是所有的检材都没有发现有毒物。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,倒是好事。”我点点头,说,“如果是有人看护的精神病患者,走失后肯定会报警,甚至录入DNA,那么找到尸源也就方便结案了。”

“一个平时老实巴交的人,怎么杀人的时候这么不留情?”韩亮感叹道。

不过我知道,做我们这行的,专心致志非常重要,所以也就强迫自己暂时放下思念。隔夜办案那是必然的,有的时候一出差就要好几天,回龙番后,也经常会加班,所以在家的时间很少,能和小小秦交流的时间就更少了。

不到一分钟,探测器便开始叫了起来。

“不好说。”胡科长说,“是前期出勘现场的派出所民警猜的。你们也看到了,我们刚到。”

“这让我不禁想起了之前的一个案件。”陈诗羽说,“一个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,为了验明正身,提取了他父母的DNA,经过比对,确定嫌疑人是其母亲亲生的,但不是其父亲亲生的。后来DNA室郑大姐还纠结了半天,不知道该怎么出具鑒定报告。如果如实报告,恐怕又得发生一起命案。所以最后报告的结论是:嫌疑人某某和其母亲具备亲子关係。”

和尸表检验的结果一样,我们仔细检查了这具“绿巨人”,全身都没有找到明显的损伤。表皮是不是存在擦伤,则不得而知了。

“没有穿文胸,而且衣服都很劣质。”我说,“还真是挺像流浪人员的衣着。”

“这是个新热水器,既然费劲打了钉子把它安装了上去,没有道理不给它通电使用它啊!”我说。

现场的地面显然已经被程子砚他们处理完了,而且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足迹。结合报案人发现的时候,现场大门都是紧锁的,所以算是一个密闭的现场。既然是密闭的现场,意外事件的发生概率就高了许多,即便不是意外事件,也应该是自产自销。

同学一脸无奈:“谁说是土狗?这狗是我精心调教出来的,敢和警犬基地的任何一只犬比试。”

说话间,大宝已经用“掏舌头”的手法,把死者的食管、气管和肺脏拉了下来。因为腐败,内脏器官的结构都已经模糊不清了。

“羟丁酸脱氢酶、肌酸激酶和乳酸脱氢酶。”大宝解释道,“这些化验单几乎都提示了毛庭的心脏功能遭受了严重的损害。”

一路上,我们都在抱怨韩亮这个身高180釐米的大个子,为何要买这么个小车,连坐下我们四个人都费劲。韩亮则一脸委屈,说是自己私车公用,还得被数落。

“毛庭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我问。

“地下储藏室还有窗户?”我也绕到楼房的另一侧看了看。

“投毒?”我说,“中毒死亡吗?”

痕检员摇摇头,指着地面说:“这里都没路,天气乾燥,泥土也留不下足迹。我们看了周围的灌木,确实是有折断的迹象。但是并不能确定是死者自己走过来折断的,还是被人抛尸这里的时候折断的。所以,也没有什么意义。”

这一摊“血迹”已经乾了,面积大约是二十平方釐米。我打开勘查箱,用棉签取了一点“血迹”,用联苯胺实验测试了一下,是阳性。

大宝说:“哦,那是因为我当时喝多了,吐了,老鳖从水里跑出来吃了我吐的东西,然后它也醉了。不然,我怎么抓得住一个大王八!说明胃内容物有的时候还可以钓鱼,钓的还是甲鱼。”

帘子外面的几名侦查员更是大吃一惊,冲进帘子里把毛庭死死地按在床上。

“会不会是毛庭做了什么其他的事情,不小心碰掉了管道?”胡科长仍是有些不能理解。

“不是眼花,是色盲。”但法医也帮腔道。

“我觉得吧,不怕一个人一无所知,也不怕一个人知识全面。最怕的,就是一知半解,自以为是。”我说,“你一定不知道吧,A型血和B型血的人,生出来的孩子有可能是任何一种血型。”

“简单的尸检。”胡科长说,“排除机械性外伤,排除机械性窒息,排除疾病和电击,现在基本肯定是中毒死亡了,就要看是什么中毒了。我们看了胃内容物,和现场呕吐物的成分吻合,和现场桌上的菜是吻合的,而且是用过晚餐后不久死亡的。”

“不会。”林涛斩钉截铁,“管子上面都是日积月累留下来的油污。在油污的中间,有一枚很清晰的指纹。是油污减层指纹,很新鲜,表面没有新的油污覆盖。”

大宝故作无辜地点点头。

随后赶到的大宝并没有带上曲小蓉,听说死者是一名女性,也算是放心不少。我们都在祈祷这一起案件和杜洲的失蹤没有关係。毕竟,一旦有了关係,杜洲可能就是下一个受害人,或者杜洲就是兇手。

“是血迹。”我说,“取一些送郑大姐那里,做个DNA检验。”

诸如这样,纸上简单明了地写着每个时间点,毛庭的活动轨迹。

“现场有什么痕迹吗?进出口什么的。”我问痕检员。

“那把暴露在吊顶外面的电线提取回去,看看能不能查出DNA来。”我说。

“这头髮,我怎么感觉好像染过?”我说,“好像是栗色的。”

毛庭的睫毛颤动了几下。

“你们怎么又来了?”胡科长一脸茫然。

“生命体徵已经稳定了,但是不能说话,好象意识还是模糊的。”胡科长说。

我们从韩亮的车上下来的时候,把胡科长吓了一跳。

“大师姐!我们就这些人,平时还要上班……”民警想要推诿。

我摇摇头,说:“不过可以先做出结果,不出鑒定报告,至少对我们的寻找有明确方向的作用。”

韩亮刚才似乎在车里还在玩着《贪吃蛇》。

我点了点头,用手术刀切开死者的气管。气管因为是软骨,所以腐败的程度远远没有其他软组织那样快。死者气管内侧的形态还都是正常的。从气管的内壁,可以看到密密麻麻交错的毛细血管网。显然,这也不是腐败形成的,而是一种生活反应。

我里里外外看了一圈,发现这里毕竟是个地下室,这个屋子即便是打开了一些窗缝,依旧保持了非常高的封闭度。因为四周瓷砖墙都可以看到一些附壁的水珠,这是通风不足而使得空气水分没有被蒸发所致。可想而知,屋子里的空气湿度是非常高的。

但法医点点头,说:“欸,对了,这么一个非正常死亡事件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我点头表示知道了,把包放在办公桌上,左右看了看,说:“大宝还没来吗?”

“我说呢。”胡科长说,“虽说是死了两个,但是基本排除是命案,当然,除非是有人蓄意投毒。”

听到“血迹”二字,我的脑袋瞬间嗡嗡作响。曲小蓉说过,她曾有不好的预感。虽然这种预感并没有事实依据,但是她的这番话也一直在我的耳边萦绕。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我和这个杜洲只有一面之缘,而且还是憎恶的一面,但我还是很担心他的安全。可能是和大宝在一起久了,有些感同身受吧。曲小蓉此时怀孕了,还住在大宝家,万一杜洲真的确定有不测,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大宝和宝嫂的幸福生活刚刚开始,是很不容易的开始,絶对不能有任何闪失。可是,万一杜洲有什么不测,善良的大宝和宝嫂会对曲小蓉坐视不管吗?

我点点头,看着这一片被民警发现的“血泊”。

厨房和卫生间共用一扇玻璃推拉门。如果洗澡的时候,门是拉向卫生间这边,那么厨房则是对外面敞开的;如果洗完了澡,打开卫生间的门,玻璃门则关闭了厨房的通道。

“而且尸体的尸斑不具备樱红色的特徵。”胡科长说,“因为碳氧血红蛋白是樱红色的,所以在一氧化碳中毒的案例中,尸体多见尸斑樱红色的特徵。”

“死者有哮喘?”但法医问。

“等等。”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的脑中一闪,“刚才您进去的时候,有没有注意到那个一氧化碳探测器在不在响?红灯有没有亮?”

“你们这是来我们市局体验生活吗?”胡科长笑着说。

“那就扯那个医生的女儿,叫余莹莹对吧?”陈诗羽假装不经意地开玩笑道,“后来,你去安慰她了吗?”

“你是说,内管的直径大,所以管子里的一氧化碳不能通过细了很多的外管全部排出?”胡科长摸着下巴说,“可是这个热水器使用了两年啊,之前都没有出过事情。”

“哎哟,怎么了这是?”胡科长说,“这案子怎么惊动你们了?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社会本来就是很複杂的,複杂的事物就不能过于透明。”

大家都在低头思考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